凤凰卫视
首页 > 新能源骗补

新能源骗补

新能源骗补

相关资讯
继9月8日财政部曝光了5家存在""的客车企业名单后,国家再次出手对能源汽车领域不为人知的"猫腻...阅读全文>>
2020-12-10
近日,一则奇瑞能源汽车"空跑"的视频在网上曝光,引来了一大波关注,很多人都在猜测奇瑞能源是在刷...阅读全文>>
2020-10-22
自国家严格审查能源问题以来,就有不少造车新势力如蒸发般消失了,再加上特斯拉国产以后,也逼迫很...阅读全文>>
2020-09-02
那个时候,比亚迪秦还是国内能源汽车销冠,“PPT造车”“”还是能源汽车圈最热词汇,斌哥也不知...阅读全文>>
2020-06-15 来源:新出行网
受经济下行以及贴退坡等影响,国家大力扶持的能源汽车行业,从去年开始便出现了下滑的迹象。除此以外,...阅读全文>>
2020-04-24 来源:车主指南
尽管贴是柄双刃剑,一些人不思进取,一些人大肆,但中国能源汽车市场还适应不了贴大幅退坡的节奏...阅读全文>>
2020-01-13 来源:EV世纪
随着2016年国内能源汽车丑闻的大爆发,从相关层面来说,被一帮车企耍了的感觉的确是一点也不美好...阅读全文>>
2019-12-13 来源:小李车评李建红
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扶持下,行业快速发展,各种能源汽车开始遍地开花,但同时也出现了等乱象扰乱了市...阅读全文>>
2019-12-07 来源:只懂车
近日,财政部提前下达《2020年节能减排助资金预算对地方分配结果》。其中,2017年度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助资金总计约160亿元,2018年度节能与能源公交车运营贴资金总计约153亿元,两年共计约313.68亿元。 本次助分配覆盖了37个地区,其中,河南省获得助最高,达到54.6亿元,这主要的原因是宇通在能源客车领域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的是湖南省和山东省,分别获得29亿元和28亿元。 我国自2009年开始推广能源汽车,2010年出台贴政策,在贴政策的鼓励下,大批社会资本进入这一领域,这使我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汽车市场。 但是,不得不承认,贴是一把“双刃剑”,在推动市场发展的同时,也滋生了一些行为。为了防范行为,贴政策针对运营车辆,增加了运营里程的考核,要求非个人用户购买的能源汽车累计续航里程须达到2万公里,才能获得贴。这就是为什么在上述贴预算中,涉及了推广贴和运营贴两种形式。 与此同时,我国对能源汽车贴的额度也在逐年降低,预计在2020年底完全退出。在贴退出后,“双积分”政策将成为鼓励车企继续生产能源车的接档政策,通过积分交易让能源汽车的推广更加市场化。阅读全文>>
2019-11-25 来源:EV世纪
近日,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因正式宣告破产。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公告详情显示,杭州青年汽车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正式破产文件 来源:人民法院公告网 事实上,杭州青年汽车公司只是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庞大汽车产业下的一家关联公司,却再一次将其推向舆论焦点,“青年汽车破产”消息也不断传出。从“加水就能跑”的水氢燃料车开始,青年汽车就一直饱受外界关注与质疑,如今,还能走多远? 旗下公司两年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杭州青年汽车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营业务为汽车及汽车零部件的制造、销售,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亿元。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还拥有济南青年、金华青年等多家公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庞青年旗下公司多达73家,杭州青年汽车公司只是其中一家关联公司。“虽然杭州青年汽车在其中的占比不算大,但也是一个被青年集团寄予厚望的项目,所以其破产还是会对整个青年集团造成较大的影响,比如带来资金财务上的一些连锁反应。”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算上此次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庞青年旗下公司近两年来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持股比例36.15%。目前,青年汽车集团通过持有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6.45%的股份,参股了包括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鄂尔多斯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等10余家生产企业。 今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破产裁定显示,青年汽车集团被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申请破产清算,青年汽车提出异议并称公司债务重组已经启动,金华市中院最终驳回了此次破产申请。 此外,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这两年也曾两次申请对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而法院说理部分同样称,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及关联公司主要生产能源汽车,属于国家扶持行业。且公司资产大于负债,应收债权可以继续回收,尚不足以表明其资产不能清偿全部债务,亦不足以认定其完全缺乏清偿能力。 “加水就能跑”的水氢汽车备受争议 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又给庞青年的造车梦泼了一桶冷水。2017年8月21日,庞青年就曾对外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将在青年汽车诞生”。 据青年汽车集团介绍,青年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彼时不少专家评价,车辆加水就能跑,明显违背能量守恒定律,“是一场局”。青年汽车则回应称反应物和水通过催化剂反应实时制氢。 今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表名为《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文章中称,水氢发动机已经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据《新京报》报道,青年汽车去年和南阳方面签约,首期投资81.63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不过,在相关报道发出后不久,河南南阳工信局就回应:“尚未认证验收,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但彼时庞青年仍对造车事业信心满满。他在接受媒体时称,青年汽车现有一批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就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虽然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但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确能行驶300-500公里。他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业内人士:炒作概念或为获得氢能车贴 “庞青年不断炒作水氢车的概念,极大可能是一种‘噱头’,希望以此吸引地方政府,获取相应贴。”盘和林表示。 青年汽车近日也因“贴”而登上舆论焦点。10月,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将获得约1.18亿元能源贴。 此次获车型为纯电动城市客车,也是青年汽车的主体销量车型,包含了JNP6103BEV3、JNP6103BEVA、JNP6843BEVM等在内的9款车型共计549辆。 事实上,青年汽车2017年共申请343辆能源汽车进行推广,申请助资金为7417.98万元,但最后,此批车辆全部没有通过国家监管平台审核。原因为没有达到两万公里累计行驶里程。 由于工信部允许没有通过核验的车辆可再次申报。为获贴,青年汽车又新增两款车型,并且数量增加了206辆车,并且全部车辆通过监管核验。 不过,青年汽车也进入过工信部的“”罚单中。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能源汽车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其制造商生产产品的公告,取消相关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其申报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 据悉,如今国家针对能源车型的贴已逐渐退坡,至2020年底将会完全取消。但是针对氢能源汽车的贴会逐步增高。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为获贴扶持,青年汽车也将目光转向更容易获得贴的氢能源汽车上。此前庞青年也表示,自己现在把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发展氢能源汽车上。 青年汽车还能走多远? 事实上,1.18亿元的贴金额,对如今的青年汽车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据青年汽车集团的资产负债表,截至2018年期末,青年汽车集团资产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庞青年担任法定代表人、高管的多家企业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即“老赖”,包括上文提到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等。此外,其公司存在多条严重违法、经营异常等高风险信息。而庞青年本人,也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20余次,包括庞青年在内的青年汽车多位高管的股权,已被法院冻结。 盘和林指出,虽然资产大于负债,但在一次次的负面风波之下,庞青年再想争取和地方的合作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指望水氢汽车来翻盘是不现实的,依赖贴也不是长远之计。这次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未必全是坏事,青年汽车应该思考如何进行‘瘦身’,包括资产重组、项目压缩等。先把冬天熬过去了,再想怎么东山再起,踏踏实实造车,这可能是一条比较现实的路。”盘和林说。阅读全文>>
2019-11-19 来源:EV世纪
  • 三厢车
  • 两厢车
  • 豪华车
  • SUV/越野
  • MPV
  • 旅行车
  • 高性能/跑车
  • 敞篷车
  • 其他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