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
首页 > 监管

监管

监管

相关资讯
2月17日,长城汽车和通用汽车共同宣布,长城汽车将收购通用汽车的泰国罗勇府制造工厂。根据双方已签署的具有约束力的条款书,包括罗勇府汽车工厂和动力总成工厂在内的通用汽车泰国公司将移交给长城汽车,双方计划在2020年底完成交易和最终移交。该协议尚需政府和监管机构的批准。阅读全文>>
2020-02-17 来源:凤凰网汽车|1
蔚来汽车全年上险数达20749辆;小鹏超充站已开始单月盈利;特斯拉Model Y获美监管机构认证......阅读全文>>
2020-01-18 来源:第一电动汽车网
据路透社援引两名知情人士报道,印度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调查铃木在印度的公司马鲁蒂铃木(Maruti S...阅读全文>>
2020-01-13 来源:E汽车
12月30日,长城汽车发布海外监管公告称,长城宝马合资公司“光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束)收到张...阅读全文>>
2019-12-30 来源:E汽车
安全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评价规程三个维度之一,同时也是衡量新能源汽车最关键最重要的指标。来自新能源汽车国家监管平台的数据统计显示电动汽车自燃事故主要以机械滥用、电滥用和热滥用为主要原因。在电滥用情景方面,本文将为大家解答关于过放充电测评的疑问。阅读全文>>
2019-12-23 来源:第一电动汽车网
业内人士判断,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向汽车金融行业布局,以及行业监管的逐步加强,汽车金融行业增量市场的价值也将进一步扩大。不过,作为与汽车消费紧密相关的行业,在车市持续遇冷的背景下,汽车金融行业如何持续发掘发展机遇成为行业内最为关注的问题。阅读全文>>
2019-12-19 来源:第一电动汽车网
12月1日,第十三届环境与发展论坛举办期间,由车质网协办的第四届车内环保发展论坛作为分论坛同期举行。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卫宏、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认可检测司王莹处长、北京理工大学葛蕴珊教授等领导及著名专家学者、检测机构专业人士、标准制定参与者及知名企业代表等100余位嘉宾参加了本届论坛,中国工程院院士侯立安通过视频介绍了在车内环保领域的研究成果,近30家主流媒体对论坛进行了报道。 车内环境治理有了“专委会” 当前,我国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仍面临不少挑战,形势不容乐观。在汽车消费领域,侯立安院士表示:“近年来,人们对空气质量的关注度逐年提升,车内空气污染问题已经引起了政府、行业和汽车企业的高度重视。” 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卫宏(左六)为车质网等单位颁发主任、副主任委员证书 基于上述现状,由国家生态环保部中华环保联合会批准,国家室内车内环境及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组建的“中华环保联合会车内环保专业委员会”(以下称专委会)在论坛上正式成立。卫宏副主席宣读《中华环保联合会车内环保专业委员会成立批复文件》。专委会名誉主任为侯立安院士,主任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贺泓,国家室内车内环境及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宋广生、车质网常务副总裁李熙等六人任副主任。 国家室内车内环境及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 宋广生 据宋广生介绍,专委会成立后,将在行业智库、人才培训、技术交流、信息发布、消费指导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为消费者提供安全健康舒适的车内环境。 车内空气质量已成为高感知领域 车质网董事长助理刘先林解读《车内空气质量问题分析报告》 公安部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全国汽车保有量2.5亿辆。而根据车质网董事长助理刘先林的介绍,车内异味已经成为2010年至今年10月,车质网十大汽车质量热点问题之一。 在主机厂角度,北汽研究院李俊贤表示,整车厂商对有机挥发物的控制和测量有数值的体现,相对容易控制,但异味涉及消费者主观体验,很难把控,而且其感知甚至可以导致企业的召回。 中国工程院院士侯立安通过视频介绍车内环保领域的研究成果 为什么消费者对车内空气质量如此敏感?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马金珠博士认为,这与消费者在车内的时间越来越长密切相关。“人一生在半密闭空间度过的时间约占90%,而这其中,车内空间的占比为5.5%。”马金珠博士强调,这是一个早先的统计,目前消费者停留在车内的时间正在逐年增加。在如此趋势之下,“车辆本身制造、车内装饰、异味、霉菌细菌及发动机燃烧这5个污染源就会影响消费者的体验。”侯立安院士表示。 北京理工大学车辆与机械学院 葛蕴珊教授 那么,如何在消费者深度关切的车内空气质量方面实施监管?北京理工大学车辆与机械学院葛蕴珊教授认为,应从国六车型生产一致性方面的企业信息公开、明确车辆检测时间及限值要求、环保一致性检验要求、环保召回管理及进口车辆管理要求这6个方面着手。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认可检测司工业和消费品检测机构处处长王莹则表示,监管部门正在通过检验检测机构管理的高效化,为车内空气质量的检测和提升提供保障。 整车生产企业方面,在李俊贤看来,“目前主机厂越来越重视车内空气质量控制,包括北汽在内的一些整车厂商已经开始进行‘气味设计’,从主观感受方面提升消费者的满意度,未来这项正向设计的技术发展趋势是从本能层到情感层,在2025年左右,为消费者提供集‘听、闻、触、看’于一体的智能化生态座舱。” 首批标杆品牌及产品出炉 首批车内空气质量控制示范车型授牌仪式 论坛上,中华环保联合会车内环保专业委员会、国家室内车内环境及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及车质网还揭晓了车内空气质量控制示范车型,它们分别是上汽通用别克GL8、汉腾V7、上汽大众全新一代帕萨特、上汽大众斯柯达新速派。 据了解,这些车型能够成为该细分领域的翘楚,得益于其通过在车内空气质量控制方面的深入工作,车型有关异味的投诉量相对较低;另外,这些车型还经受住了国家室内车内环境及环保产品监督管理中心的检测,数据达到相关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示范车型在获得国家级检测机构及消费者的双重认可的背后,更代表了一种趋势。正如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陈士华所说,虽然今年车市可能会有8%-9%的下滑,但考虑到明年将不会再有国六提前实施等突发性因素影响,对2020年的预测不必那么悲观,我国汽车年销量也会在一段时间后再次实现正增长,出局者不是因为消费需求不旺,根本原因来自企业自身的技术,对车内空气质量的管理就是涉及的技术领域之一。阅读全文>>
2019-12-02 来源:车质网
  北京时间11月21日早间消息,据外媒报道,在美国本周三举行的自动驾驶汽车听证会上,一些参议员对特斯拉和Uber公司进行了猛烈的批评。   该委员会主席、密西西比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杰·威克(Roger Wicker)在其开场声明中再次提到了Uber自动驾驶测试车所卷入的致死事故。   他说到:“伊莱恩·赫茨伯格(Elaine Herzberg)女士在过马路的时候,不幸被一辆Uber测试车夺取了生命。记录显示,在撞击发生5.6秒以前,车辆已经探测到了赫茨伯格女士,但是车辆却没有采取刹车。制造商需要从这起事故中得到教训,并且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这个工作非常迫切。”   当前,共有超过80家企业正在美国的公开道路上对自动驾驶车辆进行测试,但其中只有16家提供了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推荐并被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视为是自愿的自我评估。   在今天的听证会上,NTSB和NHTSA的负责人也面临了来自参议员的提问。这些参议员一方面对自动驾驶感到兴奋,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对司机和行人的安全产生了担忧。   如今,NTSB呼吁NHTSA对那些想要在美国道路上测试、营销和部署半自动或全自动汽车的企业施加一些条件。   NTSB主席罗伯特·萨姆瓦特(Robert Sumwalt)表示:“当前所有的东西都没有我们此前认为的那样好。”NTSB负责对自动驾驶车辆卷入的事故进行调查,但是他们并没有权力发起车辆召回。   在本周三进行的听证会上,最有戏剧性的瞬间来自于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埃德·马基(Ed Markey),他询问NHTSA正在采取哪些手段迫使特斯拉公司停止Autopilot被“欺骗“。   NHTSA有权利要求车企发起车辆召回,但是在涉及特斯拉半自动驾驶系统方面,他们并未这样做。   参议员马基解释称:”特斯拉车主们找到了很多欺骗Autopilot系统的方法,让系统相信他们正在留意路面情况,而真实情况是,驾驶员其实正在方向盘后睡觉。令人担忧的是,你甚至可以在YouTube上学习这些欺骗系统的方法。“   欺骗Autopilot系统的方法非常简单,例如,驾驶员可以将一瓶水或是一个桔子贴在方向盘上,给方向盘表面增加重量。这个简单的方法就可以让Autopilot相信司机正在紧握方向盘,于是车辆可以启动半自动驾驶模式,此时司机可以睡觉,甚至是爬向后座。   特斯拉警告车主,在使用Autopilot的过程中,驾驶员依然需要时刻警惕路面情况。然而,由于系统可以轻松被欺骗,马基称:“这一点都不安全!有人会失去生命的!“   在听证会上,马基不断向NHTSA代理主席詹姆斯·欧文斯(James Owens)施加压力,要求后者提供详细信息,说明该机构将如何要求特斯拉解决这个问题。欧文斯表示:“车主滥用车辆,并且做出不安全行为,这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他还保证将与特斯拉对此事件展开后续工作。   参议员马基厉声对他说:“我会建议你立刻去做。特斯拉应该关闭Autopilot功能,直到他们找到问题所在,并且解决了问题。直到他们能保证向消费者保证,车辆不会在道路和人行道上出现事故。“   这位参议员还透露,他已经于本周给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电动汽车企业致信,敦促该公司解决这一问题。在这位参议员看来,这是自动驾驶的“设计缺陷“,如今这封信已经进入了委员会的记录中,NHTSA也面临着提供回答的压力。特斯拉没有立刻对置评请求做出回应。   参议员汤姆·尤德尔(Tom Udall)表示,在制定和明确自动驾驶监管规则方面,NHTSA的行动过于迟缓,他还提出警告称,这种局面有可能会出现致命的后果。   他说到:“虽然我很欣赏自动驾驶车辆的潜力,但是我依然对它感到担忧,它正在用活生生的人当做测试假人。自我认证的方式在波音737 MAX 8机型上并未起到效果,而如今波音公司正在为此付出代价。在寻找发展自动驾驶汽车的方法时,我们应该记住波音的教训。公众不希望安全监管机构和这个行业一样陷入疯狂。行业内的企业也应该欢迎强有力的安全监管,并将其视为最好的长期利益。”   NHTSA代理主席欧文斯对委员会表示,他们正在倡导围绕自动驾驶功能进行标准化命名工作,这样驾驶员和乘客就不会对自动驾驶功能的工作方式产生困惑。但是总体来看,欧文斯表示NHTSA还没有做好监管准备。   他说到:“如果我们过快地建立标准,我们就有可能会阻碍创新。因此我们想要退后,让创新继续下去,让竞争继续下去。“   他还表示,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还需要“许多年才能出现“。尽管NHTSA尚未进行过官方的预测,但是他说到:“我们的研究,以及行业告诉我们的东西都显示,开发全自动驾驶汽车是一件非常复杂的工作。比几年前我们预计的要困难得多。技术一直在发展和进步,但是一两年内,全自动驾驶汽车不会到来。“阅读全文>>
2019-11-21 来源:EV世纪
近日,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因正式宣告破产。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公告详情显示,杭州青年汽车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正式破产文件 来源:人民法院公告网 事实上,杭州青年汽车公司只是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庞大汽车产业下的一家关联公司,却再一次将其推向舆论焦点,“青年汽车破产”消息也不断传出。从“加水就能跑”的水氢燃料车开始,青年汽车就一直饱受外界关注与质疑,如今,还能走多远? 旗下公司两年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杭州青年汽车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营业务为汽车及汽车零部件的制造、销售,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亿元。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还拥有济南青年、金华青年等多家公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庞青年旗下公司多达73家,杭州青年汽车公司只是其中一家关联公司。“虽然杭州青年汽车在其中的占比不算大,但也是一个被青年集团寄予厚望的项目,所以其破产还是会对整个青年集团造成较大的影响,比如带来资金财务上的一些连锁反应。”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算上此次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庞青年旗下公司近两年来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持股比例36.15%。目前,青年汽车集团通过持有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6.45%的股份,参股了包括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鄂尔多斯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等10余家生产企业。 今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破产裁定显示,青年汽车集团被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申请破产清算,青年汽车提出异议并称公司债务重组已经启动,金华市中院最终驳回了此次破产申请。 此外,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这两年也曾两次申请对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而法院说理部分同样称,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及关联公司主要生产新能源汽车,属于国家扶持行业。且公司资产大于负债,应收债权可以继续回收,尚不足以表明其资产不能清偿全部债务,亦不足以认定其完全缺乏清偿能力。 “加水就能跑”的水氢汽车备受争议 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又给庞青年的造车梦泼了一桶冷水。2017年8月21日,庞青年就曾对外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将在青年汽车诞生”。 据青年汽车集团介绍,青年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彼时不少专家评价,车辆加水就能跑,明显违背能量守恒定律,“是一场骗局”。青年汽车则回应称反应物和水通过催化剂反应实时制氢。 今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表名为《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文章中称,水氢发动机已经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据《新京报》报道,青年汽车去年和南阳方面签约,首期投资81.63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不过,在相关报道发出后不久,河南南阳工信局就回应:“尚未认证验收,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但彼时庞青年仍对造车事业信心满满。他在接受媒体时称,青年汽车现有一批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就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虽然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但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确能行驶300-500公里。他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业内人士:炒作概念或为获得氢能车补贴 “庞青年不断炒作水氢车的概念,极大可能是一种‘噱头’,希望以此吸引地方政府,获取相应补贴。”盘和林表示。 青年汽车近日也因“补贴”而登上舆论焦点。10月,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将获得约1.18亿元新能源补贴。 此次获补车型为纯电动城市客车,也是青年汽车的主体销量车型,包含了JNP6103BEV3、JNP6103BEVA、JNP6843BEVM等在内的9款车型共计549辆。 事实上,青年汽车2017年共申请343辆新能源汽车进行推广,申请补助资金为7417.98万元,但最后,此批车辆全部没有通过国家监管平台审核。原因为没有达到两万公里累计行驶里程。 由于工信部允许没有通过核验的车辆可再次申报。为获补贴,青年汽车又新增两款车型,并且数量增加了206辆车,并且全部车辆通过监管核验。 不过,青年汽车也进入过工信部的“骗补”罚单中。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其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其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 据悉,如今国家针对新能源车型的补贴已逐渐退坡,至2020年底将会完全取消。但是针对氢能源汽车的补贴会逐步增高。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为获补贴扶持,青年汽车也将目光转向更容易获得补贴的氢能源汽车上。此前庞青年也表示,自己现在把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发展氢能源汽车上。 青年汽车还能走多远? 事实上,1.18亿元的补贴金额,对如今的青年汽车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据青年汽车集团的资产负债表,截至2018年期末,青年汽车集团资产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庞青年担任法定代表人、高管的多家企业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即“老赖”,包括上文提到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等。此外,其公司存在多条严重违法、经营异常等高风险信息。而庞青年本人,也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20余次,包括庞青年在内的青年汽车多位高管的股权,已被法院冻结。 盘和林指出,虽然资产大于负债,但在一次次的负面风波之下,庞青年再想争取和地方的合作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指望水氢汽车来翻盘是不现实的,依赖补贴也不是长远之计。这次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未必全是坏事,青年汽车应该思考如何进行‘瘦身’,包括资产重组、项目压缩等。先把冬天熬过去了,再想怎么东山再起,踏踏实实造车,这可能是一条比较现实的路。”盘和林说。阅读全文>>
2019-11-19 来源:EV世纪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Juice 特斯拉昨日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并进行了电话会...阅读全文>>
2019-10-26 来源:车东西
  • 三厢车
  • 两厢车
  • 豪华车
  • SUV/越野
  • MPV
  • 旅行车
  • 高性能/跑车
  • 敞篷车
  • 其他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