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
首页 > 水氢车

水氢车

水氢车

相关资讯
还记得2019年有人提出的“”(号称加就能跑的)吗?这个用当能源的概念虽好,但是明眼人一...阅读全文>>
2021-03-03 来源:车行易
日前,“”事件主角——青年汽集团再爆消息,旗下主要造实体单元——金华青年汽制造有限公司发...阅读全文>>
2021-03-02 来源:车业杂谈
骗子迟早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前两年因加就能跑的""名噪一时的庞青年,再次迎来他的"高光时刻...阅读全文>>
2021-03-02 来源:买车家
新能源的兴起,让众多怀揣着梦想的新势力圆了自己的造梦。当然,也成为不少心术不正的企业圈地骗钱的工...阅读全文>>
2021-03-01 来源:钟叔驾道
庞青年的荒诞造路画上句点。 头图来源 | 青年汽官网 一度闹得全国尽知的“”事件,有了最...阅读全文>>
2020-12-03
从客行业领头羊到工人欠薪维权 制造“”的青年汽集团申请重整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阅读全文>>
2020-12-02
近两年,合资品牌在新能源汽市场开始逐步发力。不过,受成本限制,目前大部分合资的纯电动型价格偏高,再加上更加注重安全性能,导致续航又赶不上自主型,并不被消费者重视。所以,大部分合资品牌都选择以插电混动型作为新能源产品的主要发力点。 根据交强险上险数据来看,今年1-10月份,合资品牌插混型的交付呈现出比较大的差异。华晨宝马530Le作为目前国内新能源汽市场最成功的合资新能源(没有之一)依然一骑绝尘,牢牢占据交付排行榜首位。上汽大众的两款插混型帕萨特PHEV和途观L PHEV占据排行榜第二、三席。 1-10月份交付量超过5000辆的合资插混型还有一汽丰田卡罗拉双擎E+、东风悦达起亚K5 PHEV、广汽丰田雷凌双擎E+。 在十四款合资品牌插混型中,有一半型前10个月的上险数不到1000辆,最低的之诺60H前10个月仅交付了48辆。 合资插混王者:华晨宝马530Le 在合资品牌插混型中,华晨宝马530Le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凭借宝马在新能源汽领域的技术实力和市场布局,华晨宝马530Le自上市以来连续几年都有上佳表现。 受补贴退坡影响,今年下半年新能源汽销量连续4个月同比下降(预计11月份仍然同比下滑)。但华晨宝马530Le并未受到影响,7、8两个月的月销量在2000辆左右,“金九银十”更是连续突破3000辆。 2020年之后,新能源汽补贴将完全取消(有些观点认为2020年补贴就将取消),对于纯电动来说短时间还难以弥补成本上与同级别燃油的差距,但像华晨宝马530Le这种插电式混合动力型基本可以实现与同级燃油售价相当,所以在豪华品牌新能源市场,华晨宝马530Le将更有优势。 而同级别中奥迪、奔驰、沃尔沃和凯迪拉克虽然也推出了插混型,但从市场表现来看都不是华晨宝马530Le的对手。 大众发力:帕萨特/途观L PHEV值得期待 与宝马不同,大众在中国新能源汽市场发力并没有那么早。但凭借在中国深厚的品牌根基和产品认知度,大众的插混型一推出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今年1-10月,上汽大众帕萨特PHEV和途观L PHEV上险量走势大致相当,也比较符合市场大环境的趋势。不过与华晨宝马530Le不同的是,在6月补贴退坡后上汽大众这两款插混型还是受到比较大的影响,说明在这一价格区间的消费者对于价格波动更加敏感。 如果不考虑售价30万元以上的豪华品牌,目前国内插混市场上的主力仍然是自主品牌型。 考虑到大众品牌在中国市场举足轻重的地位,以及非常强大的产品线。如果大众加速推出更多插混型,依靠规模优势降低插混型的成本和售价,不仅在限牌地区,相信在全国都能取得不错的销量。 丰田试 日系插混已蠢蠢欲动 虽然以丰田为首的日系品牌更希望在全球推广它们的混动,然后一步过渡到燃料电池汽,但这种做法在中国显然行不通。所以,推出插混型成为丰田和其他日系品牌的明智选择。 一汽丰田卡罗拉和广汽丰田雷凌的插混型都是今年刚刚上市,所以第一季度销量很少。从二季度开始逐渐上量,其中有几个月的销量超过了1000辆。虽然与其同款燃油以及普通混动型还没法比,但仍能看出消费者开始逐步接受丰田的插混产品。 日系品牌在中国汽市场也有非常深厚的群众基础和皮实耐用的用户口碑,丰田、本田在混合动力方面的优势有目共睹,目前市场销量最高的混动型基本都是日系产品。 如果日系合资公司在热销的混动型基础上再推出插混型,相信会对A级和B级的插电式混动轿和SUV市场有较大冲击。 不到千台销量的几款型需要增强产品力 虽然插混型售价相较于纯电动型来说更低,受补贴的影响程度也更小,同时还没有里程焦虑,但并非每款插混型都有人买。 在今年前10个月的上险量中,有超过半数的插混型上险量不到千辆,也就是说平均每月交付不足百辆。 这些产品中不乏奥迪AL6 e-tron、沃尔沃S90 PHEV、蒙迪欧PHEV、索纳塔PHEV等一批同款燃油在市场表现还不错的型,但在插混领域明显产品力不足,要么纯电续航短,要么综合油耗高、要么售价高,要么厂家没有大力推广,总之,这些型的销量都不尽如人意。 而对于排在末尾,10个月中仅交付了48辆的之诺60H来说,则是品牌和产品力都不强,加之宝马和长城的光束汽已经成型,未来留给之诺的机会可能越来越少了。 总结:按照目前行业内比较一致的观点,纯电动汽的成本大约在2025-2030年间能够接近燃油,这意味着插混型仍然有至少5-10年的发展黄金期。 就中国目前的插混市场格局来看,虽然中国品牌占主要份额,但在中高端市场,合资品牌插混型的机会非常大。 宝马、大众、丰田已经陆续在插混市场发力,并且成绩不俗,凭借德系和日系在中国燃油市场的根基,如果加大投放插混型,有望进一步改变插混市场的竞争格局。 中国品牌更多走纯电动路线,对插混技术研发投入不足,技术上有差距,产品投放量也少。真正在插混市场表现不错的只有比亚迪、荣威、吉利等少数几家企。如果合资品牌全线发力,中国品牌的市场份额会被进一步压缩。阅读全文>>
2019-12-05 来源:EV世纪
青年汽官网上介绍中的总部大楼 经济观察网记者 童锋亮 前段时间热热闹闹的“”公司被网友闹了闹就倒闭了?近日,一则人民法院公告网的破产文书,宣告了杭州青年汽的正式破产。这被许多人解读为是公司倒闭了,但实际上不是如此。人民法院公告网上信息显示,青年汽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青年汽破产程序。 信息显示,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额9170043.16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额419642802.16元后,杭州青年汽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133683.07元,其中破产费用、共益债务6916933.00元;职工劳动债权922732.84元;税款 253463.07元,应缴纳社保款605473.20元后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435,080.96元,清偿率为28.47%。 而此次破产完结后,杭州青年汽也成为继浙江青年莲花汽有限公司(该公司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于今年6月17日正式破产)之后,由庞青年执掌的另一家“青年系”走向破产的公司。 相关信息显示,杭州青年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亿元,其两大股东为金华青年莲花控股有限公司(90%)、金华星航线汽有限公司(10%)。 青年汽此前并不引人注意,但最近一次因为而“名扬天下”。今年5月份,青年汽的投资项目中有一个加就能跑的“发动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质疑,而其运营主体金华青年汽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集团”)。而此次破产的杭州青年汽是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0%的子公司。从启信宝显示其持股自然人股东还包括庞青年、韦成刚、朱樟坤、王一平等人在内,也是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 那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浙江青年莲花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实际上,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青年汽集团多个乘用基地之一,也就是说,破产的只是一个孙子辈公司,并不是母公司本体。而据此前媒体的报道,这家公司已经于2014年停产。目前,被冠以“青年莲花”系列的公司,是青年汽集团在乘用板块的布局。其名称来由是,庞青年与英国莲花汽母公司马来西亚宝腾汽通过技术上的合作而推出的新品牌。 青年汽官网介绍中的基地效果图 2006年,青年汽联系英国莲花汽的母公司马来西亚宝腾,购买相关乘用产品技术。青年汽给乘用品牌命名为:青年莲花。在2008年到2012年这四年间,青年莲花仅推出了4款型:竞速、竞悦、L3、L5。2011年,由于与莲花汽的技术合作到期,青年莲花无力再向市场推出新的型,逐渐被边缘化,甚至完全停产。目前,这4款目前都是停产待售状态。目前莲花汽已经为浙江吉利集团收购。 杭州青年汽的破产只是青年汽集团在乘用业务上崩塌的连环反应之一。事实上,早在今年8月8日,青年汽集团所合作的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还曾尝试以“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青年汽集团破产清算。但后来,由于青年汽集团向法院提出的异议表示其资产大于负债,且具备较高的营运价值,法院给予支持。相关信息显示,青年汽集团2018年期末资产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资产超过负债,不构成法律规定的破产条件。 法院认为,青年汽集团及关联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为主,该行业属于国家扶持行业。青年汽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青年集团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青年汽集团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随后的10月11日,据工信部官网发布《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该集团旗下金华青年汽制造有限公司还迎来了一次利好:获得了补助资金1.18亿元,每种型的单辆申报标准在14万-30万元不等。 但这并不意味着青年汽集团可以轻易转危为安,一方面从杭州青年汽清偿率仅为28.47%,另一方面,截至目前,青年汽集团收到的裁判文书多达229份、25条失信信息、8条被执行人信息,最近的一次在11月13号,执行标的超过2.6亿元。同时,股权冻结信息还高达93条,11月7日,青年汽集团的4500万股权被冻结。 庞青年自上个世纪90年代进入汽行业以来,先后组建金华尼奥普兰、青年莲花汽等汽公司。在青年莲花汽组建过程中,与英国莲花汽公司的母公司马来西亚宝腾进行过技术合作。还一度试图收购瑞典萨博,花费5亿元后以失败告终。 庞青年曾在2009年公开表示要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地涉及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等地,总投资计划444亿元,这些在汽布局方面的动作一步步构建起了庞青年的汽帝国版图。 除乘用板块外,青年汽集团还下设商用集团和汽部件集团。但多年下来,庞青年布局的大多数汽项目都陷入烂尾,庞青年本人已先后超过20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目前,虽杭州青年汽破产,但青年汽集团还在运行中,这意味着被视为闹剧的“发动机”项目仍在进行。阅读全文>>
2019-11-19 来源:经济观察报
近日,杭州青年汽有限公司因正式宣告破产。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杭州青年汽的破产财产已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破产程序。公告详情显示,杭州青年汽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杭州青年汽有限公司正式破产文件 来源:人民法院公告网 事实上,杭州青年汽公司只是青年汽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庞大汽产业下的一家关联公司,却再一次将其推向舆论焦点,“青年汽破产”消息也不断传出。从“加就能跑”的燃料开始,青年汽就一直饱受外界关注与质疑,如今,还能走多远? 旗下公司两年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杭州青年汽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营业务为汽及汽零部件的制造、销售,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亿元。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还拥有济南青年、金华青年等多家公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庞青年旗下公司多达73家,杭州青年汽公司只是其中一家关联公司。“虽然杭州青年汽在其中的占比不算大,但也是一个被青年集团寄予厚望的项目,所以其破产还是会对整个青年集团造成较大的影响,比如带来资金财务上的一些连锁反应。”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算上此次杭州青年汽破产,庞青年旗下公司近两年来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青年汽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持股比例36.15%。目前,青年汽集团通过持有浙江青年乘用集团有限公司6.45%的股份,参股了包括浙江青年莲花汽有限公司、泰安青年汽有限公司,鄂尔多斯莲花汽有限公司等10余家生产企业。 今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破产裁定显示,青年汽集团被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申请破产清算,青年汽提出异议并称公司债务重组已经启动,金华市中院最终驳回了此次破产申请。 此外,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这两年也曾两次申请对金华青年汽制造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而法院说理部分同样称,金华青年汽制造有限公司及关联公司主要生产新能源汽,属于国家扶持行业。且公司资产大于负债,应收债权可以继续回收,尚不足以表明其资产不能清偿全部债务,亦不足以认定其完全缺乏清偿能力。 “加就能跑”的备受争议 杭州青年汽破产,又给庞青年的造梦泼了一桶冷。2017年8月21日,庞青年就曾对外宣布:“全球首辆燃料将在青年汽诞生”。 据青年汽集团介绍,青年燃料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可达1000公里。彼时不少专家评价,辆加就能跑,明显违背能量守恒定律,“是一场骗局”。青年汽则回应称反应物和通过催化剂反应实时制。 今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表名为《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文章中称,发动机已经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据《新京报》报道,青年汽去年和南阳方面签约,首期投资81.63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不过,在相关报道发出后不久,河南南阳工信局就回应:“尚未认证验收,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但彼时庞青年仍对造事业信心满满。他在接受媒体时称,青年汽现有一批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就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虽然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但加了和料(催化剂)后,汽确能行驶300-500公里。他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业内人士:炒作概念或为获得补贴 “庞青年不断炒作的概念,极大可能是一种‘噱头’,希望以此吸引地方政府,获取相应补贴。”盘和林表示。 青年汽近日也因“补贴”而登上舆论焦点。10月,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制造有限公司将获得约1.18亿元新能源补贴。 此次获补型为纯电动城市客,也是青年汽的主体销量型,包含了JNP6103BEV3、JNP6103BEVA、JNP6843BEVM等在内的9款型共计549辆。 事实上,青年汽2017年共申请343辆新能源汽进行推广,申请补助资金为7417.98万元,但最后,此批辆全部没有通过国家监管平台审核。原因为没有达到两万公里累计行驶里程。 由于工信部允许没有通过核验的辆可再次申报。为获补贴,青年汽又新增两款型,并且数量增加了206辆,并且全部辆通过监管核验。 不过,青年汽也进入过工信部的“骗补”罚单中。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等7家骗补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其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其申报新能源汽推广应用推荐型的资质。 据悉,如今国家针对新能源型的补贴已逐渐退坡,至2020年底将会完全取消。但是针对能源汽的补贴会逐步增高。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为获补贴扶持,青年汽也将目光转向更容易获得补贴的能源汽上。此前庞青年也表示,自己现在把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发展能源汽上。 青年汽还能走多远? 事实上,1.18亿元的补贴金额,对如今的青年汽而言也只是杯薪。据青年汽集团的资产负债表,截至2018年期末,青年汽集团资产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庞青年担任法定代表人、高管的多家企业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即“老赖”,包括上文提到的青年汽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青年乘用集团有限公司等。此外,其公司存在多条严重违法、经营异常等高风险信息。而庞青年本人,也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20余次,包括庞青年在内的青年汽多位高管的股权,已被法院冻结。 盘和林指出,虽然资产大于负债,但在一次次的负面风波之下,庞青年再想争取和地方的合作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指望来翻盘是不现实的,依赖补贴也不是长远之计。这次杭州青年汽的破产未必全是坏事,青年汽应该思考如何进行‘瘦身’,包括资产重组、项目压缩等。先把冬天熬过去了,再想怎么东山再起,踏踏实实造,这可能是一条比较现实的路。”盘和林说。阅读全文>>
2019-11-19 来源:EV世纪
上半年一则《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引爆界,汽就能跑一直都一个梦想,燃油终...阅读全文>>
2019-11-17 来源:车界V
  • 三厢车
  • 两厢车
  • 豪华车
  • SUV/越野
  • MPV
  • 旅行车
  • 高性能/跑车
  • 敞篷车
  • 其他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