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
首页 > 撤销指控

撤销指控

撤销指控

相关资讯
近日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汤车骗补企业再开新罚单,根据处罚决定,将撤销包括金华青年汽车、上汽唐山客车、重庆力帆、郑州日产、上海申沃、南京特种汽车以及重庆恒通7家汽车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取消他们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并责成他们进行为期2个月整改。据了解,这是继去年12月份处罚首批4家骗补车企后,工信部开出的第二批骗补罚单。随着两批共计11家车企的处罚相继落地,意味着打击新能源车“骗补”,进入的处罚执行期。阅读全文>>
2017-02-10 来源:阿毛说车|0
1月2日,汽车预言家每日资讯。今天的内容主要有:一汽集团人事变动:张强接替胡绍航,任一汽-大众奥迪副...阅读全文>>
2020-01-02 来源:汽车预言家
理性·建设性 尽管对相关控诉均进行否认,但屡次陷入“盗窃”风波的小鹏汽车,却被认为投射出了新造车群...阅读全文>>
2019-03-30 来源:经济观察报.
在今年5月,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公布了未来5年的发展规划,其将投资500亿欧元,将销量提升至700万辆。随着规划的公布,菲-克集团重新确认发展重点,并对现有品牌进行重新规划。近日网通社从美国汽车新闻获悉:菲亚特克莱斯勒CEO马尔乔内在最新的集团发展计划中,已经决定将撤销蓝旗亚(Lancia)和SRT两个品牌。有分析人士称: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为完成700万辆的销量目标,其已将发展重点转移至Jeep、菲亚特等品牌。而旗下豪华车蓝旗亚品牌,由于近年来销量的不断下滑,无法达到预期目标,其已步入“名存实亡”的阶段。阅读全文>>
2014-06-17 来源:网通社 作者:虞宁
2018年,韩国的SK Innovation(SKI)击败了当地竞争对手LG Chem(LGC),获得一项数十亿美元的订单,为德国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Volkswagen)在美国提供电动汽车电池。这也引发了SK Innovation和LG Chem的矛盾,双方甚至对簿公堂。 电动汽车电池供应“岌岌可危” 法院文件显示,韩国汽车公司向美国汽车制造商提供电池的能力正受到威胁。 蔚山国立科学技术大学教授Cho Jae-phil表示,除非双方达成和解,否则失败的一方将遭受致命的打击。 大众汽车担心没有足够的电池来满足未来五年计划推出的所有电动汽车,部分原因是LGC和中国宁德时代(CATL)等生产商没有足够的熟练工人来在欧洲新建工厂,以快速增加产量。 根据韩国电池行业追踪者SNE Research的数据,电池是电动汽车中最昂贵和最重要的部件,电动汽车电池市场将以每年23%的速度增长,到2025年达到1,670亿美元,这将超过全球存储芯片市场(预计2025年芯片市场价值将达到1500亿美元)。 因电池订单“厮杀” SK Innovation耗资17亿美元(13亿英镑)的工厂于三月份在乔治亚州破土动工,距大众汽车查塔努加工厂约200公里,该工厂将成为大众的美国电动汽车枢纽。 因错失大众的订单而心生不满,LGC于4月将SKI告上了美国法庭,指控其盗用了商业机密。七个月后,两家公司在美国针对电池专利侵权的诉讼中相互厮杀,这可能会扰乱世界上一些最大汽车制造商推出电动汽车的工作。 路透社审阅的美国法院文件显示,这些争执不休的公司正试图阻止彼此进口和销售大众SUV、通用汽车Bolt、福特皮卡、捷豹I-Pace、奥迪e-tron和起亚Niro的电池。 福特发言人詹妮弗·弗莱克(Jennifer Flake)表示,它正在鼓励LGC和SKI在不提起诉讼的情况下解决他们的冲突,并且相信福特对多个供应商的需求都很大。 通用汽车发言人帕特里克·莫里西(Patrick Morrissey)表示,通用已意识到这一纠纷,并且目前预计不会对其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的生产产生任何影响。 起亚、捷豹路虎和大众汽车均拒绝置评。阅读全文>>
2019-11-28 来源:EV世纪
近日,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因正式宣告破产。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公告详情显示,杭州青年汽车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正式破产文件 来源:人民法院公告网 事实上,杭州青年汽车公司只是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庞大汽车产业下的一家关联公司,却再一次将其推向舆论焦点,“青年汽车破产”消息也不断传出。从“加水就能跑”的水氢燃料车开始,青年汽车就一直饱受外界关注与质疑,如今,还能走多远? 旗下公司两年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杭州青年汽车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营业务为汽车及汽车零部件的制造、销售,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注册资本3.2588亿元。母公司金华青年莲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还拥有济南青年、金华青年等多家公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庞青年旗下公司多达73家,杭州青年汽车公司只是其中一家关联公司。“虽然杭州青年汽车在其中的占比不算大,但也是一个被青年集团寄予厚望的项目,所以其破产还是会对整个青年集团造成较大的影响,比如带来资金财务上的一些连锁反应。”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算上此次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庞青年旗下公司近两年来至少4次被申请破产。 天眼查资料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持股比例36.15%。目前,青年汽车集团通过持有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6.45%的股份,参股了包括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鄂尔多斯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等10余家生产企业。 今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破产裁定显示,青年汽车集团被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申请破产清算,青年汽车提出异议并称公司债务重组已经启动,金华市中院最终驳回了此次破产申请。 此外,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宁波瑞拓投资合伙企业这两年也曾两次申请对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进行破产清算。而法院说理部分同样称,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及关联公司主要生产新能源汽车,属于国家扶持行业。且公司资产大于负债,应收债权可以继续回收,尚不足以表明其资产不能清偿全部债务,亦不足以认定其完全缺乏清偿能力。 “加水就能跑”的水氢汽车备受争议 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又给庞青年的造车梦泼了一桶冷水。2017年8月21日,庞青年就曾对外宣布:“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将在青年汽车诞生”。 据青年汽车集团介绍,青年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彼时不少专家评价,车辆加水就能跑,明显违背能量守恒定律,“是一场骗局”。青年汽车则回应称反应物和水通过催化剂反应实时制氢。 今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发表名为《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文章中称,水氢发动机已经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据《新京报》报道,青年汽车去年和南阳方面签约,首期投资81.63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不过,在相关报道发出后不久,河南南阳工信局就回应:“尚未认证验收,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但彼时庞青年仍对造车事业信心满满。他在接受媒体时称,青年汽车现有一批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就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虽然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但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确能行驶300-500公里。他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业内人士:炒作概念或为获得氢能车补贴 “庞青年不断炒作水氢车的概念,极大可能是一种‘噱头’,希望以此吸引地方政府,获取相应补贴。”盘和林表示。 青年汽车近日也因“补贴”而登上舆论焦点。10月,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显示,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将获得约1.18亿元新能源补贴。 此次获补车型为纯电动城市客车,也是青年汽车的主体销量车型,包含了JNP6103BEV3、JNP6103BEVA、JNP6843BEVM等在内的9款车型共计549辆。 事实上,青年汽车2017年共申请343辆新能源汽车进行推广,申请补助资金为7417.98万元,但最后,此批车辆全部没有通过国家监管平台审核。原因为没有达到两万公里累计行驶里程。 由于工信部允许没有通过核验的车辆可再次申报。为获补贴,青年汽车又新增两款车型,并且数量增加了206辆车,并且全部车辆通过监管核验。 不过,青年汽车也进入过工信部的“骗补”罚单中。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其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其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 据悉,如今国家针对新能源车型的补贴已逐渐退坡,至2020年底将会完全取消。但是针对氢能源汽车的补贴会逐步增高。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为获补贴扶持,青年汽车也将目光转向更容易获得补贴的氢能源汽车上。此前庞青年也表示,自己现在把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发展氢能源汽车上。 青年汽车还能走多远? 事实上,1.18亿元的补贴金额,对如今的青年汽车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据青年汽车集团的资产负债表,截至2018年期末,青年汽车集团资产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庞青年担任法定代表人、高管的多家企业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即“老赖”,包括上文提到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青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等。此外,其公司存在多条严重违法、经营异常等高风险信息。而庞青年本人,也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20余次,包括庞青年在内的青年汽车多位高管的股权,已被法院冻结。 盘和林指出,虽然资产大于负债,但在一次次的负面风波之下,庞青年再想争取和地方的合作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指望水氢汽车来翻盘是不现实的,依赖补贴也不是长远之计。这次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未必全是坏事,青年汽车应该思考如何进行‘瘦身’,包括资产重组、项目压缩等。先把冬天熬过去了,再想怎么东山再起,踏踏实实造车,这可能是一条比较现实的路。”盘和林说。阅读全文>>
2019-11-19 来源:EV世纪
  • 三厢车
  • 两厢车
  • 豪华车
  • SUV/越野
  • MPV
  • 旅行车
  • 高性能/跑车
  • 敞篷车
  • 其他热门